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
公眾號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日本通·2020-06-16 10:10:00·文化
10萬+閱讀
摘要:昨天,是吉卜力工作室創辦35周年的紀念日。它的成功,不只屬于宮崎駿。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不散”(ID:busan-movie),作者:pASslosS,日本通經授權發布。

享譽世界的吉卜力工作室創辦于1985年6月15日。昨天,正是它創辦的35周年的紀念日。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相較于盤點吉卜力35年來的作品,吉卜力的“創業史”其實更值得一說,在我眼里這是三個男人相伴半生的故事,他們正是紀錄片《夢與狂想的王國》海報上的三個人:宮崎駿、高畑勛和鈴木敏夫。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宮崎駿生于1941年,1963年在東映公司開始了動畫生涯,那時高畑勛是導演,宮崎駿是動畫人,他們相遇在東映,并在《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第一次聯手。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該片耗時3年制作完成,細膩的角色塑造、賞心悅目的風景繪制……雖然此時距離吉卜力工作室成立還早,但基本可以當它是吉卜力工作室的真正處女作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

隨后,他們跳槽到了A-pro工作室一起制作了《熊貓家族》以及TV系列動畫《阿爾卑斯山的少女》,后者由宮崎駿擔任美術總監,負責場面設定和畫面構成,這部作品標志著二人的合作又上了級臺階。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1979年宮崎駿拍攝了自己的首部動畫長片《魯邦三世:卡里奧斯特羅城》,這部講述風流大盜魯邦三世的冒險傳奇影片因其“宮崎駿電影處女作”的標簽而備受關注,而它所展現的大量古代歐式風格建筑布景也在宮崎駿后期的作品中也頻繁出現。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魯邦三世:卡里奧斯特羅城》

該片成功后,宮崎駿根據自己同名漫畫中的部分情節自編自導了個人的第二部動畫長片《風之谷》,這時是1984年。

鈴木敏夫的本職工作是德間書店雜志Animage的主編,同時他也身兼《風之谷》的制片,此時,所有的電影制片工作都是他第一次接觸。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而《風之谷》能夠拍成動畫長片,全拜擲骰子所賜。

為了說服宣傳部長,鈴木敏夫和同事騙部長玩擲骰子,鈴木整晚都讓部長贏,邊玩邊灌輸《風之谷》的企劃案。

第二天部長痛痛快快地去了博報堂跟鈴木敏夫進行商談,這才使項目正式運轉。

久石讓為《風之谷》創作了概念專輯,但作為營銷手段,這張專輯在上映一年前就已經和漫畫一起陳列在店鋪里面。

其實《風之谷》的作曲原定由YMO的細野晴臣負責。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YMO成員:高橋幸宏、坂本龍一、細野晴臣

不過最后宮崎駿在細野晴臣和新人久石讓之間選擇了后者,理由是“更加適合”,自這次合作后,久石讓成為了吉卜力工作室和北野武工作室的御用作曲家。

宮崎駿與久石讓的友誼可在《久石讓在武道館:與宮崎駿動畫一同走過的25年》這部音樂紀錄片里得到見證。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在演唱會結束后,宮崎駿為久石讓獻上花束,臺上的久石讓和回到座位的宮崎駿都濕了眼眶。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風之谷》的票房不錯,成為了年度熱門電影,這不僅讓吉卜力工作室的成立變得順理成章,也讓德間書店內部很快批準了下一部作品《天空之城》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天空之城》作為吉卜力工作室的早期作品已經展現出對視覺美感和故事多樣性的極高要求。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此外,它也是中國內地引進的首部宮崎駿作品,內地公映時的名字是《空中城堡“拉普他”》,由長春電影制片廠譯制配音。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到了1988年,高畑勛的《螢火蟲之墓》和宮崎駿《龍貓》同年面世,《龍貓》不僅構建了治愈系的童話,后來更成了吉卜力公司的logo。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相較之下,高畑勛的《螢火蟲之墓》則是部不折不扣的成人電影,雖然這部影片色彩明亮,但其殘酷的主題卻令觀眾痛徹心扉。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龍貓》由德間書店制作,《螢火蟲之墓》由新潮社制作,雖然投資方不同,制作現場卻都在吉卜力,所以宮崎駿和高畑勛一邊趕工一邊爭搶工作人員,所有人都忙得焦頭爛額。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龍貓》是德間書店內部極力反對的企劃,而《螢火蟲之墓》又由于制作方面的大幅度延遲導致沒法按時上映,其最初上映的版本根本來不及涂色,留下了很多“空白”場景。

也是因為這樣那樣的種種原因,《龍貓》與《螢火蟲之墓》的票房數字并不理想,鈴木敏夫一邊想著能上映就已經很幸運了,一邊不免擔憂,因為從《風之谷》到《天空之城》,再到《龍貓》,吉卜力的票房成績一直在下滑。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螢火蟲之墓》

從分賬收入來看,《風之谷》是7.4億日元,《天空之城》是5.8億日元,《龍貓》和《螢火蟲之墓》兩部加起來才5.9億日元,口碑雖然不差,但沒有票房無論如何都沒有底氣。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1989年的《魔女宅急便》是部先有廣告商后有企劃的電影,宅急便的董事長帶著一眾高層來吉卜力談生意,但宮崎駿并不想做宣傳宅急便的電影。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宮崎駿和高畑勛對這種事情都非常敏感和警惕,他們的底線就是不被商業主義束縛住臂膀。

所以,宮崎駿無論如何也要把它做成一部能看的電影,哪怕作品顯得頭腦簡單又缺乏深刻內涵。

最后,《魔女宅急便》分賬收入達到了21.7億日元,相較于前幾部作品,這個數字已經非常不錯。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隨后,吉卜力迎來了一次新生,源頭是宮崎駿要關閉吉卜力,他認為一個工作室連做三部作品已經到了極限,不僅人手和精力不夠,之前工作中積累的人際沖突也讓接下來的工作變得難以完成。

這時宮崎駿提出了三個條件:

第一是將員工轉正。

此前吉卜力工作室是召集“自由動畫人”,這也是當時許多工作室的常規做法,每張畫定好單價,然后按產量付報酬,但因為定價不高,總有種血汗工廠的感覺。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第二是培養新人。

自由動畫人在每部作品完成后是要被解散的,這種運營方式雖然減輕了制作方的風險和成本,但長久下去行業人才將永遠是游民,無法得到真正的鍛煉。

第三是要鈴木敏夫成為吉卜力的正式員工。

因為鈴木兩頭忙實在太累,這樣的分心也讓宮崎駿不太放心……

隨后,鈴木敏夫辭掉了自己的主營工作,全身心加入吉卜力,吉卜力也搖身變成了一個擁有70位正式員工的公司,它重新出發后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由高畑勛導演的《歲月的童話》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歲月的童話》

《歲月的童話》有必須大賣的理由,而且是一個“不得不”的理由。

因為雇傭正式員工的工資翻倍,制作成本也開始膨脹,這意味著成本回收的門檻變高了,所幸的是,這部作品非常受歡迎。

在《幽靈公主》出現之前,《歲月的童話》才是吉卜力最熱門的作品,其分賬收入是原定票房目標的四倍,連高畑勛都覺得這不正常。

與此同時,宮崎駿正在養傷,連做了《龍貓》和《魔女宅急便》兩部長片,工作狂也要吐了……但宮崎駿又受不了不做動畫,便開始著手一部15分鐘左右的短篇作品。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宮崎駿向高畑勛顯擺收藏的零件

這是部與飛機有關的電影,而飛機啥的正是宮崎駿的最愛,隨后這部短片越做越長,15分鐘延到30分鐘,后來又做到了60分鐘……

本來是個自娛自樂的作品,由于預算和人手都很充足,竟然做成了足以上映的長片,這部作品正是在1992年上映的《紅豬》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雖然《紅豬》無論從名字還是主人公形象都難以宣傳,不過多虧了鈴木敏夫擴至全國的大規模巡回推廣,讓《紅豬》的分賬收入提升到了28億日元。

隨后吉卜力每一年都有推出新作,部部有得賺。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百變貍貓》

1993是望月智充的《聽到濤聲》,1994是高畑勛的《百變貍貓》,1995年是近藤喜文的《側耳傾聽》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只可惜近藤喜文去世太早(1998年去世),不然他極可能吉卜力的下一個大師。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只要是吉卜力的電影就能大賣”,這就是吉卜力目前面臨的最大難題。“不輸”竟然成了令人擔憂的潛在病癥。

于1997年降臨的《幽靈公主》是一部重量級的作品,但它當時并不被看好。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考慮到宮崎駿的年齡(沒錯,那時候吉卜力就認為宮崎駿老了),鈴木敏夫決定在這部作品上多加一倍的預算跟時間,因為他害怕這是宮崎駿的最后一部作品。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首先是因為當時已經過了“古裝的全盛時期”,其次是制作預算的攀升。動畫制作最燒錢的是“時間”,耗時越長,人工成本越大。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但宮崎駿并不這么認為

更巧的是,《幽靈公主》碰上了美國大片《侏羅紀公園2:失落的世界》,這種害怕是合理的,因為它的前作《侏羅紀公園》曾在日本創下了83億日元的票房。

不過《幽靈公主》還是贏了,通過長達一年的超長放映,觀影人數達到1420萬人次,分賬收入是113億日元,創造了日本影史的新紀錄。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與此同時,這部作品也讓西方開始正視宮崎駿和吉卜力,雖然《風之谷》也曾進入美國,但因為被亂刪亂剪亂配音,毀了一個大好的時機。

有了先前的教訓,吉卜力這次極度堅持原則性,于是《幽靈公主》一刀未剪地在美國上映。

雖然未能在海外賺到理想票房,但出于對吉卜力的陌生和新奇,《幽靈公主》DVD賣得不錯,也正是因為敞開了這個口子,宮崎駿和吉卜力逐漸在海外積攢了人氣。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那么《幽靈公主》憑什么贏呢,一方面是搭上了時代的順風車,另一方面是高強度和高效率的宣發。

泡沫經濟崩潰、阪神大地震、奧姆真理教事件……這一系列事件使得日本社會被某種不安的情緒籠罩著,所以宮崎駿才選擇了更具思想性,且更靠近于成人思維的故事題材。

《幽靈公主》是以“生與死”的哲學主題為核心的,就連文案也非常簡單,只有一句“活下去”(但這個宣傳語不被高畑勛所接受,因為他抵觸有“引導和煽動”意味的東西)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幽靈公主》海報上的宣傳文案

另一個轉折是,在宣發進入具體實施的階段,宮崎駿累倒了,鈴木敏夫說,宮崎駿躺在床上用馬克筆畫了張自畫像,然后讓鈴木戴著這個面具替他接待媒體和觀眾。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又要做電影又要接受采訪,怎么能都讓我一個人扛?制片人也該接受采訪!”一通火氣發完,宮崎駿正式罷工。

這讓鈴木開始轉換思維。

首先是要把上了年紀的宮崎駿和高畑勛保護好,讓他們專心創作,以后拋頭露面的事兒由他來。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然后是要讓“吉卜力工作室”這個名字走進人們的視野,讓大家記住吉卜力的logo,而不只是導演自己的名字,這樣宮崎駿的創作壓力也會小一點。

不過贏太多次了,就要靠輸來排毒……高畑勛終于替吉卜力排了毒。

1999年,《我的鄰居山田君》上映,遭遇票房滑鐵盧,最終分賬收入是8.2億日元,這是吉卜力第一部出現赤字的作品。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作為觀眾我太喜歡這部電影了,但賣不出去又非常合理,雖然很多影迷覺得它輸在了畫風,但事實要比這復雜得多。

首先就是高畑勛一直以來的質疑,他對吉卜力這幾部賣座之作的宣傳模式非常反感。

從他自己導演的《歲月的童話》《百變貍貓》再到巨賣座的《幽靈公主》,一個不剩全盤否定,而面對《我的鄰居山田君》,他對待每一個廣告文案都慎之又慎。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我的鄰居山田君》改編自石井壽一先生的四格漫畫,其實有悖于吉卜力的一貫風格。

不過作為動畫電影,《我的鄰居山田君》其實是兼具藝術性和獨創性的,比如讓顏色溢出角色線的涂法,為了達到這種“不規整”的藝術效果,比普通涂法還要多三倍工序。

更要命的是,當時的日本觀眾幾乎get不到這部動畫里的黑色幽默和動人之處,再加上宣發的種種泄氣和坎坷……結果可想而知。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不過,雖然業已是場“鐵定的失敗”,作為制片人的鈴木敏夫卻心甘情愿,首先他認可這部作品的價值,再者,吉卜力確實需要一次失敗來降溫,才能有更好的發展。

但這次失敗根本不會讓吉卜力恢復往日的創作自由,因為外界認為這是高畑勛的失敗,不是吉卜力的失敗,更不是宮崎駿的失敗。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那就讓宮崎駿失敗一次好了吧!但是不行,宮崎駿下一步必須頂住大賣的壓力,原因很簡單:需!要!錢!

當時正彌漫著興建美術館、博物館的熱潮,寶冢市建了一個手冢治蟲紀念館,吉卜力也心動,也想要擁有。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內景

600坪的地皮要花掉20億日元的預算,還要建地下兩層、地上兩層的廂式建筑,這才是初步預算,貪婪的宮崎駿要把夢變成真,結果預算一下子頂到了50億日元。

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計劃在2001年10月開館,這意味著需要一部大賣的搖錢樹來填坑。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

那么誰來填了呢?說時遲那時快,我們最愛的《千與千尋》來啦!

《千與千尋》,說這是吉卜力推出的動畫巨制也不為過,因為它不僅在日本,更在世界范圍內開創了票房紀錄,最后還拿下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

關于《千與千尋》,有趣的細節可太多了,比如無臉男吞食噸位垃圾變成巨型怪物大鬧澡堂的情節,這一段是宮崎駿突發奇想后加進去的,最終無臉男這個角色被解讀為人的陰暗面,同時也象征著人類的“無意識”狀態。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所以,無臉男是主角嗎?

宮崎駿看完樣片后對鈴木敏夫說:“鈴木,我明白了,這的確是千尋與無臉男的故事。”

而說到《千與千尋》的賣座……其實還是運氣,因為這時日本的社會氛圍不僅沒能緩解,“心理問題”也被拿出來廣泛探討,于是與此主題相關的電影變得更容易賣座。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當你對比起《千與千尋》和《我的鄰居山田君》,便會發現它們一個順流一個逆流,高畑勛的作品雖然出色,卻背離了時代的需求。

《千與千尋》賣座的另一個原因是受惠于“復合式多銀幕影院”自1993年以來在日本的普及,此前日本影院的排片模式屬于社會主義式的供求結構,而復合式多銀幕影院無意間營造了一個“自由競爭”的電影市場氛圍。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千與千尋》成了這一新模式的終結者,它因為太受歡迎而壟斷了熒幕,在電影界傳來不滿聲音之后,《千與千尋》的成功便再也無法復制了。

吉卜力接下來又有兩部企劃作品,一部是由細田守導演的《哈爾的移動城堡》,另一部是由森田宏幸導演的《貓的報恩》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貓的報恩》

《哈爾的移動城堡》由鈴木監制,《貓的報恩》由高橋望監制,此前他曾監制過《聽到濤聲》。但這兩個項目都不太順利,《哈爾的移動城堡》還是進行不下去,最后制作只好中止。

如果大家有興趣了解一下細田守的心理陰影和這次經歷對他的打擊,可以移步NHK的一部紀錄片《職業人的作風:動畫導演細田守》,特別慘特別慘,想重新站起來真的很難。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鑒于吉卜力過往作品的水準,《貓的報恩》真的非常普通,但它竟然票房收入達到了64.6億日元……還成了2002年最賣座的日本國產電影……我想,其中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日本人喜歡貓咪。

所以最后《哈爾的移動城堡》還是由宮崎駿來完成的,票房196億日元,仍舊賣座。

不過能得到這樣的成績,竟然要歸功于押井守導演的《無罪》……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無罪》是神作《攻殼機動隊》的續篇,巧合的是,這部電影幾乎采用了和吉卜力完全一樣的宣發陣容,卻命運不同。

2003年年末大片云集,有《海底總動員》《最后的武士》《魔戒:王者歸來》這三部電影盤踞影院,《無罪》根本沒有啥排片。

意識到這種狀況之后,鈴木找了華納·Mycal多廳影院的總經理,建議讓即將上映的《哈爾的移動城堡》獲得優先排片,所以,真的是運氣。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更稀奇的是,《哈爾的移動城堡》幾乎沒做啥宣傳,事情起因于宮崎駿陷入了“作品持續熱賣”的焦慮,藝術家對于自己的作品都比較嚴苛,宮崎駿根本想不明白為啥自己不太行的作品也能賣這么好……

他隨手抓來一個吉卜力員工就問:“《千與千尋》能夠大賣,你覺得是內容好,還是靠宣傳?”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可惜人沒找對,鈴木耿直的助理石井朋彥秒答“靠宣傳”……宮崎駿這就憋了一股火,他喝令《哈爾的移動城堡》不許做宣傳。

鈴木敏夫很聽話,不過意外的是,宮崎駿每一次因為拖延而發布的新聞報道都成了最好的宣傳……越拖延觀眾就越吃這套,從此陷入良性循環,再加上完美避開了排片的坑,又賣座了一次。

2006年吉卜力還有一部宮崎吾朗的《地海傳說》,他是宮崎駿的兒子,第一次做導演,啥經驗沒有,直接被鈴木敏夫提拔,公司內外盡是質疑聲。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其中反對聲音最大的就是宮崎駿……其實反對是有道理的,因為這片子真的不行。

不過身為宮崎駿的兒子就是有資本試錯吧,但這個試錯的資本是鈴木敏夫背著宮崎駿給的……所以吉卜力大家族真的很復雜。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宮崎吾朗的《地海傳說》

緊接著是2008年的《懸崖上的金魚姬》,吉卜力在幾部前作中已經嘗試過電腦動畫,這次卻再度回歸了全手繪動畫。

片中所有的海浪全由宮崎駿負責,為了制作這部作品,吉卜力破紀錄地繪制了十七萬張圖(此處推薦觀看NHK拍攝的《聚焦宮崎駿與“波妞”300天親密接觸》)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說到這里,吉卜力發展了幾十年,最缺什么呢?

無疑是后輩人才,就目前來看,有兩個接班人,一個是拍攝《借東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的米林宏昌,另一個是就是宮崎吾朗,他的第二部長片是上映于2011年的《虞美人盛開的山坡》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借東西的小人阿莉埃蒂》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虞美人盛開的山坡》

其實與這兩部電影所匹配的紀錄片更加精彩,如果說宮崎駿是獅王,他們就是兩個血統迥異的小獅子,而獅王對待小獅子的態度完全不同。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宮崎駿&宮崎吾朗

《借東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創作的秘密》《虞美人盛開的山坡·父與子300天的戰爭》一定要比照著觀看,師徒之情,父子之情,非常微妙,又很真實。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宮崎駿&米林宏昌

鈴木敏夫直言,吉卜力本來就是為了制作宮崎駿的作品才成立的工作室,如果宮崎駿隱退,吉卜力也就名存實亡了。

但是,像米林宏昌和宮崎吾朗這樣的青年俊才還是提供了一線生機,如果吉卜力能為他們留下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或許會有重生的可能。

隨后,就是宮崎駿和高畑勛時隔二十五年的再度重相逢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輝夜姬物語》

2013年,宮崎駿完成了《起風了》,與此同時,高畑勛耗時近8年制作的《輝夜姬物語》也臨近尾聲。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起風了》

《起風了》又是部與時代重合的作品,制作開始沒多久,恰好是宮崎駿畫完關東大地震分鏡的第二天,東日本發生了大地震,緊接著核電站又發生事故。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輝夜姬物語》制作費高達50億日元,可算是日本動畫電影史上制作成本最高的電影,這部動畫的制片人西村義明,從28歲陪到了36歲,在這期間他結了婚還生了孩子……只是沒想到,這部作品竟是高畑勛的遺作了。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對吉卜力了解不多的影迷可能會低估高畑勛于吉卜力的重要性,盡管宮崎駿幾乎等同于吉卜力的代名詞,但我最愛的吉卜力導演一直都是高畑勛。

雖然他留給吉卜力的作品只有幾部,雖然他總是不賣座,但高畑勛其實是在藝術追求上更加極致的動畫導演。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高畑勛于2018年4月5日去世,在他的葬禮上,宮崎駿哽咽著致辭。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對宮崎駿來說,高畑勛曾是老師,也是他永遠想要超越的壁壘,他們是朋友也是對手,而當高畑勛離去,宮崎駿必須要尋找新的燃料了。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吉卜力工作室沒有止步,它將在今年冬季推出由宮崎吾朗執導的首部全3DCG動畫長片《阿雅與魔女》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阿雅與魔女》

與此同時,宮崎駿的新作《你想活出怎樣的人生》也在創作中,不過它要被等待更久。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鈴木敏夫說:“60位動畫師,但一個月里只做出了一分鐘的動畫,這樣算來一年也只能畫出12分鐘,事實上我們已經花了三年了,現在為止只完成了36分鐘,我們希望在接下來三年內可以畫完。”

作為吉卜力工作室至今最下血本的大制作,時間線直接被拉到了2023年。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除了這兩部新作,吉卜力的主題公園項目也正式啟動,簡直太讓人心動。

從網上傳出的消息來看,吉卜力公園將采用不砍伐樹木、不破壞其原有林區的方式,在200公頃的自然園區內,打造一個真實的宮崎駿世界。五個主題園區,分別是「青春之丘」、「幽靈故里」、「魔女之谷」、「咚咚吭森林」和「吉卜力大倉庫」。 

列入人生必打卡清單!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而關于吉卜力,押井守的評價無疑最為中肯:

「吉卜力工作室是一家“專門制作宮崎駿電影”的特殊工作室,因此大家的“守備范圍”都較為狹窄,如果被迫離開并到外面找工作,沒多久就會枯萎凋謝,幾乎沒有能像雜草一般生生不息的家伙。宮崎先生就像是一頭威武剛猛的百獸之王,而吉卜力工作室則像是為了飼養這頭威武剛猛的百獸之王而特意人造的非洲草原。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不過,百獸之王仍在伏案創作,我們身為觀眾仍是幸運和有所期盼的。

吉卜力的35年,不止神話那么簡單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日本通立場

本文由 “不散”(ID:busan-movie) 授權 日本通 發表,版權屬作者所有,未經許可,嚴禁通過任何形式轉載。

參與討論

登錄后參與討論
日本通 資深作者
85979篇文章

作者簡介

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

熱門文章

网上奔驰宝马 上海11选5网址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好运彩99937_com手机登录 股票分析师介绍 欢乐彩平台网址 上海时时乐彩走势图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安徽十一选五买有什么技巧吗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7 炒股380万剩60万破产 山西十一选五漏洞 江西快三最新开奖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11选5每期必中 天津快乐10分专家